您的瀏覽器似乎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此為回最上方的控制,這裡的JavaScript語法並不會影響到內容的陳述!
至中央區塊 至網站導覽
x
動畫海浪
燕鷗
燕鷗
燕鷗

:::

防務篇

  • 轉寄
  • 列印
  • facebook
點閱數:3

第六節 西方公司


 西方公司是一家船務公司,屬民間機構,韓戰後,在台北設立辦事處,該公司有自己的飛機與輪船,頻頻出入台灣與各游擊隊基地,且無需通關查驗。業務旨在花錢買情報,提供給美國,猶如「代理戰爭」,蔣中正總統就責成國防部大陸工作處處長鄭介民負責跟西方公司的聯繫配合,例行的行政雜物協調,由蔣夫人的秘書出面協助處理。美方的聯絡人是里基特,而實際業務推展是飛虎將軍陳納德負責,他希望把抗共的決心和生意結合在一起。

 東海游擊總隊的裝備十分簡單,主要是由西方公司提供的美製湯姆式衝鋒槍和無後座方炮,再加上幾艘捕魚的機帆船和唯一的一艘鐵殼船,就已經把閩江口搞得永無寧日。

一、山海一家

 西莒島上的西方公司聯絡站,全盛時駐有十七、八人之多,常駐的美國人先後有蒙哥馬利(Philip T. Montgomery)、柯遇可(Michael D. Coe)、詹姆士(Campbell R. James)等。

 游擊隊在西莒的青帆半山腰(原山海一家)替西方公司的美藉顧問蓋了一間鋼筋水泥的招待所,內有新式的抽水馬桶設備、食品,裝備就由另一家東方公司負責運送。這批西方公司招募的游擊顧問,在二次大戰期間都有豐富的兩棲作戰經驗,有些還參加過諾曼地登陸戰,西方公司也知道游擊隊員搞些什麼,但他們只關心登陸突擊所蒐集的情報。

 西方公司在白犬活動多少代表美國對國府的承諾,但西方公司的人員一直保持低姿態,持續維持非官方的色彩,這批潛藏在游擊隊裡的幽靈人口,他們包租水上飛機,定期飛外島從事運補工作。

二、登陸突擊

 游擊隊每次出任務,特別是登陸活動,每個隊員都會分到大把的人民幣和有幾個大洋錢,那也正是還債的時候,這也就是為什麼游擊隊員能在沒有薪餉的狀況下,能輕易跟雜貨店舖老闆賒帳,在地區長官的默許下,西莒島也作起台灣的轉口貿易,連當時台北還不是常見的生活消費品,像日本味精、玻璃絲襪,還有黑貓、金片、金圈等名牌香煙,游擊隊本身也沾點光,一時西莒島還有小香港之稱,某些方面的生活水平甚至比台北還要高,包括國劇名伶在內所組成的勞軍團經常前來慰勞,像好萊塢出品的電影,這兒已經上演了,而台北要遲上兩、三年才看的到,這樣的安排總會給出生入死的游擊隊員有一些排遣,讓這一批年輕的游擊隊伍一直維持相當高昂的士氣,所以那時候只要水鴨子一靠岸,游擊隊上的通訊官和翻譯官可沒一刻閉著。

 有一次西方公司提供電台等通訊器材,準備請突擊隊搶上對岸灘頭建立通訊據點,結果損失相當慘重,十幾人出去,只有幾個人安返,其餘失去聯絡,使游擊總部和西方公司人員滿懷的希望化為泡沫,這也是中共利用糧票和路條控制人員進出有了成效。突擊隊基地集訓尚末成熟,冒然進入大陸集體行動,目標顯著,他們習於海上攔截,缺乏陸上腳力,登陸突擊,危險重重。

三、海上攔截

 「西方公司」的美國工作人員提供情報、訓練(辨識船隻的類型、國籍)和武器攔截駛往大陸的商船,也引起一些國際糾紛,其中最著名的波蘭油輪「陶普斯」號。由於船上有不少的俄籍船員,「西方公司」希望俄國船員投奔自由,造成宣傳的效果,儘管美方沒有直接參與偵訊俄國人的事,卻在幕後扮演了角色。美第七艦隊獲得一部份「陶普斯」載運的噴射汽油。

 其次被攔截的貨輪以從香港出發去大陸的英國船隻居多,有一次游擊隊攔截了一艘一千二百噸叫「海立抗」(The Helikon)的貨船,島上的柯邁可派翻譯郭立墨去和英籍船長談話,套取情報,沒想到郭鬥不過英籍船長,洩了「西方公司」的底;英國船長回到香港後,把白犬島上美國人的姓名及身份都揭露了,使老美大失面子。

 胡璉在擔任福建游擊總指揮時,發現這批「草莽英雄」組合的突擊行動並不突出,國防部大陸工作處也發現這批游擊隊員有「尾大不掉」之虞,開始由台灣調一縱隊人馬進駐混編,但也難達到監管的效果,痛定思痛收編了王調勳和林蔭的閩北游擊總隊,改組為福建反共救國軍,出動十幾艘兵艦將游擊隊運送到金門,換成正規部隊進駐。

 韓戰停火協定簽約後,中共開始把主力移至沿海,台海戰雲開始籠罩,大陳、一江山、南麂、披山各列島節節敗退,西方公司失掉很多離大陸最近的情報蒐集據點,之後不再以突擊活動為主,改以配合空中和海上的情報偵察活動而調整,駐守西莒的西方公司撤離,取而代之的「美軍顧問團」人員進駐馬祖南竿島。

top